1. <code id="toobr"></code>
      1. <code id="toobr"><nobr id="toobr"><track id="toobr"></track></nobr></code>
        <th id="toobr"></th>
        <code id="toobr"><nobr id="toobr"><sub id="toobr"></sub></nobr></code>

        異地紓困風險暴露 專家:謹防馬太效應

          證券時報記者 王小偉 曹晨

          國資異地紓困相關風險從今年開始也在加速暴露,包括東方網力、乾景園林、網宿科技等A股公司都曾宣布了紓困踩雷或告敗。以東方網力為例,就在四川國資順勢進駐上市公司一年后,伴隨著2020年4月15日一紙遭遇證監會調查公告,這筆交易埋下的巨坑公之于眾。

          實際上,除了個案風險之外,業內對于異地紓困所帶來的宏觀問題更為憂心。新鼎資本董事長張馳表示,“異地紓困或將加劇發達地區與不發達地區之間經濟主體的馬太效應。不發達地區政府和金融資金都在向發達地區流動,這會導致不發達地區企業更缺錢。”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也認可這一觀點。“異地紓困一方面可以優化國有資金使用,提高其配置效率,優化其產業布局,實現資源整合推動產業升級;另一方面也會出現馬太效應,即好的項目接盤資金較多,差的項目可能無人問津,依然面臨紓困難題。”

          還有業內人士對異地紓困潮流中“比學趕超”所帶來的負效應心存憂慮。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認為,如果國資國企處于盲目擴規模的狀態,借紓困名義刷“存在感”,或者民營企業以“甩手掌柜”心態搭便車,那么,技術創新、提升競爭力、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又何從談起呢?

          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也擔心,異地紓困過程中,不排除存量待哺、增量也沒做好的新情況。“異地紓困到底能不能運作好,取決于國資的資本運作能力到底能不能提上來。如果就是把資料拿過來做不好,又鋪了攤子,那么導致的結果可能就是雞飛蛋打。”

          就在今年4月初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介紹,在聚焦主責主業方面,堅決扭轉中小銀行偏離主業、盲目追求速度和規模的發展模式,回歸本源、深耕本地、下沉服務,特別是強化社區和縣域金融服務,對異地經營行為進行嚴格規范。那么,有沒有必要對紓困資金的異地模式也進行限制呢?

          潘向東認為答案是否定的。“中小銀行尤其是縣域銀行關注主營業務,加大對中小企業的信貸投放力度,有助于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避免出現脫實向虛的現象。但是紓困資金不同于中小銀行同業業務,紓困資金面臨保值增值的壓力,一旦本地項目匱乏,又只能投資本地項目,結果可能帶來資金配置效率低下。后續既要實現國有資金的保值增值,又要紓困,促進民企保持活力,最好的方式還是堅持市場化原則,通過市場化方式提高紓困資金使用效率,最大化實現資源整合,優化本地的產業布局。”

          劉國宏則認為,有必要對紓困資金的異地模式進行必要的限制。“這并非是說不允許異地紓困,而是要引導紓困方式基金化、規范化,引入具有市場經營能力的機構作為執行平臺,尤其可借鑒日本政府以ETF基金方式紓困,讓市場形成穩定預期、降低政策套利空間。”

          “國資異地紓困的風行,最終的結果肯定是區域之間差別更嚴重。”張馳對證券時報記者分析說,“解決辦法之一,就是需要給內地尤其是中西部更多的差異化政策,以解決資金回流問題。”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也表示,包括異地紓困在內,任何紓困對民營企業來說,都只是階段性的,民營經濟長期向好需要依靠制度建設。“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更有強有力的政策阻斷,一是紓困政策,幫助困難優質企業渡過難關;二是經濟托底政策,保住企業生存和發展機會。”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彩0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