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toobr"></code>
      1. <code id="toobr"><nobr id="toobr"><track id="toobr"></track></nobr></code>
        <th id="toobr"></th>
        <code id="toobr"><nobr id="toobr"><sub id="toobr"></sub></nobr></code>

        重磅!創業板注冊制來了,漲跌幅擴大至20%,686家公司排隊上創業板

        摘要

        關于漲跌幅方面,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后,新上市企業上市前五日不設漲跌幅,五日后漲跌幅限制從目前的10%調整為20%。

          關于漲跌幅方面,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后,新上市企業上市前五日不設漲跌幅,五日后漲跌幅限制從目前的10%調整為20%。

          一位券商高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取消首日漲停板限制,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首日放開定價,隨后可能是IPO的定價機制改革。

          新《證券法》實施一個多月后,創業板注冊制也來了!

          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總體實施方案》。

          那么,創業板注冊制改革與科創板會有哪些異同?創業板的變化又將對A股市場產生哪些影響?

          1

          漲跌幅調整為20%

          關于漲跌幅方面,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后,新上市企業上市前五日不設漲跌幅,五日后漲跌幅限制從目前的10%調整為20%。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聯名所長趙錫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從當前新股上市以后的價格表現來看,44%的漲停板沒有起到實質性的作用,比如約束“炒新”等行為。目前,新股基本都會收獲連續多個漲停,而且開板前漲的幅度還不小。如沒有漲停板限制,新股一天就漲到位了,就會產生交易和換手,效率會更高。因此,其個人認同取消新股首日漲停板限制。

          Wind顯示,截至2020年4月27日,2020年共16家創業板公司上市,其平均新股未開板漲停板天數為6.19天。而2019年上市的52家創業板公司平均新股未開板漲停板天數為8.31天。

          一位券商高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取消首日漲停板限制,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首日放開定價,隨后可能是IPO的定價機制改革。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統計,截至2020年4月27日,東方財富顯示,2016年起共有940家非科創板企業上市,其中699家(占74.36%)的發行市盈率處于22.9倍-23倍范圍內,只有8家企業的新股發行市盈率超過了23倍,這一比例僅為0.85%。

          而科創板除3家虧損企業外,96家新上市公司中只有中國通號和廣大特材的發行市盈率低于24倍。

          2

          與科創板的異同

          創業板注冊制改革趨同于科創板,但在保薦機構強制跟投一事上,兩者則有差異化安排。創業板注冊制改革不再要求券商對其保薦的所有項目進行強制跟投,而是僅對未盈利、紅籌架構、特殊投票權以及高價發行的四類公司采取強制性跟投。

          此前,申萬宏源證券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楊成長對媒體表示,券商跟投是一種方法,而不是本質,其本質上是要提高券商對項目和企業的定價能力,關鍵是要對定價負責,目的是提高科學定價能力和持續保薦能力,以及強化中介機構承擔的責任與風險。

          本輪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改革,在試點注冊制的安排方面,創業板試點注冊制大體與科創板一致,注冊程序分為交易所審核和證監會注冊兩個環節,通過問答的方式來督促企業提高信披質量。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指出,堅持創業板和其他板塊錯位發展,找準各自定位,辦出各自特色,推動形成各有側重、相互補充的適度競爭格局。

          另外,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有三個值得關注的地方,一是建立滬深交易所審核工作協調機制,保持審核標準尺度一致,避免形成搶資源情況;二是明確在審企業銜接安排,確保向注冊制過渡;三是再融資和并購重組涉及公開發行的同步實施注冊制。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張奧平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第一,創業板與科創板最大的不同應在于行業定位上。科創板的行業定位于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而創業板的行業定位市場目前已形成較為一致預期,會以成長性高的新經濟類、現代服務型企業為核心,兼具包容性。

          第二,創業板與科創板企業上市條件應有所不同。創業板注冊制改革應大幅降低企業上市門檻。目前,科創板上市企業最低市值要求是10億以上,同時對財務指標的要求是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1億元。而創業板應發揮更多孵化成長型企業“搖籃”的功能,降低市值與財務的相應要求,給到市場更多成長型企業可以對接資本市場融資發展的機會。

          第三,創業板與科創板企業退市制度應有所不同。創業板目前的退市制度并不能適用于未來在注冊制下的新上市公司,因為,注冊制下打開“開口”的同時,必然要對“出口”更加嚴格,這樣才可以形成一個良性循環、“有進有出”的資本市場。科創板是一個沒有存量上市公司的市場,退市制度可以圍繞新上市公司來進行制定,但創業板不是。未來創業板的退市制度,對新老上市公司如何規定,需進一步明確。

          3

          包容存量改革

          證監會副主席李超介紹,此次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改革,堅持“一條主線,三個統籌”,“一條主線”是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股票發行注冊制,提高透明度和真實性,由投資者自主進行價值判斷,真正把選擇權交給市場。

          “三個統籌”除了前文提到的錯位發展外,還提到了統籌推進注冊制與其他基礎制度建設,實施一攬子改革措施,健全配套制度;以及統籌增量改革和存量改革,包容存量改革,穩定存量上市公司和投資者預期,平穩實施改革。

          本輪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改革涉及板塊的改革安排。優化發行上市條件,由深交所制定具體條件,支持紅籌結構等企業上市,完善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尊重存量投資者交易習慣,存量投資者適當性要求基本保持不變,要求充分揭示風險,對增量投資者進行風險相匹配的適當性要求。

          Wind顯示,截至2020年4月27日,創業板共有807家上市公司。其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公司最多,有122家,占比為15.12%。另外,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專用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醫藥制造業的上市公司數量也在50家以上,公司數量分別為118家、82家、68家、55家、54家。

          (創業板行業摘要,數據來源:《國際金融報》記者整理)

          IPO方面,創業板共有686家公司處于正常排隊等候上會階段。

          從行業分布來看,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的IPO公司仍是最多,但其比例為12.54%,略低于上市公司15.12%的比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專用設備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醫藥制造業也有類似的情況。

          不同的是,上市公司中數量領先的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中,IPO企業數量不足20家,而專業技術服務業則迎頭趕上,共有23家企業處于IPO階段。

          (創業板IPO行業摘要,數據來源:《國際金融報》記者整理)

          4

          券商、創投迎重大利好

          注冊制下,企業上市流程大大簡化,此前的IPO“堰塞湖”現象將有效緩解。以2019年7月22日正式開市的科創板為例,注冊制對券商行業的影響已有體現。而創業板注冊制改革,券商投行無疑將迎來增量業務機遇。

          安信證券在研報中指出,創業板注冊制相對利好頭部券商和具有突出投行實力的中型投行,頭部券商的優勢在于更強的抗風險能力和項目資源,因此在數量和規模上預計會領先行業;中小投行的優勢在于中小企業項目資源相對豐富,投行業務對整體業績彈性更大,且更容易集中公司資源以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

          從科創板來看,注冊制帶來機遇的另一面是挑戰。長江證券承銷保薦有限公司總裁王承軍此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原本在核準制下,投行呈現出承做偏流程化、發行偏通道化特點;而在注冊制下,投行的承做能力、承銷能力、風控能力、研究能力以及資本金實力等各方面均面臨更高的要求。

          此外,創業板注冊制改革對創投行業也產生重大利好,有助于緩解資本“退出難”困境,也驅動創投機構不斷進化。

          張奧平告訴記者,注冊制對VC/PE最重要的影響在于,一二級市場估值價值套利的空間將會越來越少,Pre-IPO的投資模式將不復存在,破發也將會常態化。所以,投資要更多關注企業的長期價值創造能力。一級市場股權融資已成為注冊制時代下企業長期價值的“試金石”,注冊制對企業能否實現IPO判斷的核心是能否實現市場化的市值的能力,科創板中的五套標準也已經體現。

          如果在一級市場中,企業都不具備被機構投資者認可的價值,無法實現股權融資,沒有機構可以給企業定價,那么,在注冊制下的IPO階段,大概率也不會有機構投資者愿意參與,企業的發行難度會很大。

          記者 鄒煦晨 朱燈花

        欄目介紹

        推薦閱讀

        官方微信

        彩02彩票